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3rd Nov 2011 | 一般 | (256 Reads)

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

世界上有沒有一些光與影能夠永遠留低?在讀書上堂的一段日子裡,跟某同學談了一個很久很久命題,而我們一直探討的,是到底人生要走到那一處境地,才能夠看見我們一直不知道而默默為之奔馳的東西?

光與影,聲音與情節,所有不同的畫面,像是看戲似的,我們被刻畫,我們被角色定位,我們走過每一條街道後遺留下來的聲音與對白,是甚麼東西?是甚麼動力讓我們不停地繼續走著?

有時候,我多麼想問道, “人生為何?” 有同學說,經過她反覆思考所得,人生是無聊的。無聊與否,我沒有這種荒誕的貼心感覺,況且,人生有沒有意義,也不是年輕人能夠輕易於言說的。而人生於我而言,卻只是很多變化的影像而已。簡單的是,我沒有願意將身邊的事物賦予甚麼特別的定位,一切也顧不得,走到這裡,穿過那一道長長的舊巷子,變化可以是這樣隨著風景而影響心情的改變。

一切,也不能像大智大慧的人所說的景隨心轉;一切,也自有它自己的遣詞造句,勞不得自己苦心。

最近,不知道是甚麼東西驅使,前天,我再次看見妳的日誌,奇怪的是,多了一份感覺,是 “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”。李屏賓說過,他的藝術正是一直追求表現這種感覺,我說: “人生何嘗不是這樣?”

東邪西毒,世事無常,多少人生的轉變,像是經歷一程沒有盡頭的火車旅行?多少又多少?過了多少過車站?過了多少個日子,可是,日子過了,就是過了。時光盡頭,是怎樣的時光,時與光,又為甚麼要配搭上才願算作是 “時光”呢?世界瞬息間變化,不是輕輕四字 “世事無常” 便能夠比擬見上。攀不上,拈不上,這四字還是不夠貼切時間的一道車軌。

你踏著,你走著,一旁有多少大樹能為你遮掩著種種雨景;你又為了誰人曾經走上了前卡車廂;而你又為了甚麼而離開了一直座著的位置呢?

沒有誰能夠解答,這些定位都彷彿是不知不覺的。

記憶是很複雜的東西,它沒有離開,它像是腦海裡沉積的沉澱物,時間越久,它越顯得不太耀眼。可是,風雨來臨時,它會被掀起,它會被一道道疤痕似的光與影,颱風似的微風敲動,在腦海敲響了那些不可思議的巨浪,一陣短短的震撼,就快要瀉了所有已經淡薄了的記憶,情感為之一動,讓它終於得到自己的再次定位。不可思議,大概是如此。

我看著看著,也沒有太多話要說,在我眼中的妳,妳擁有妳自己的個性。在我眼裡,妳的文字,是一列已經駛了過去的火車。沒有能夠觸及的地方,得到了的美景,才是最值得讓人銓釋的影像。假若沒有妳出現過的關係,也許,我也沒有甚麼大改變。是你讓我看見了,一列綠色的火車,一橫駛過了的列車,是如何觸及那 “景物依舊,人事已非” ,八顆大字 。